易记域名:303zy2.com 旗下资源:在线视频采集 | 在线小说采集 | 在线图片采集 | 永久地址发布页

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
公告:全新百G高速CDN上线,资源秒播。站长请添加QQ群:860700924(仅限站长添加)
站长指导,福利领取,工资计算,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联系站长:[email protected]
【大力扶持站长,帮助站长变现。长期提供服务器、域名、现金等扶持。5千IP以上月底结算工资,推荐站长采集立马发现金红包!】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庭伦理  »  兄妹行

兄妹行-303资源

      

第一章

「哥,拜托了!快起來吧!」我一听見燕琳在叫我,我便立即起身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一睜眼便看見漆黑的天空久不久便閃著幾下閃電,久不久更會打雷。我看了看燕琳,我看見她露出一副害怕的樣子。我這才記起這小妮子最怕就是打雷的了。

「哥,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嗎?打雷了。」她看見醒了便問我。

「好吧!上來吧!」看見她那因每打一次雷,她的身體便縮一下的樣,我也不忍心拒絕她。

「謝謝!哥,我就知道哥最疼我了。」說完,她便飛快的鑽進我的被窩里。

但她上來後仍然因太害怕而不能入睡,我感到她仍在不斷地在顫抖。

「燕琳,不用怕,哥在這兒。不用怕。」我安慰她道。

「哥,我真的好害怕啊!哥,可以借你的手臂來用一晚嗎?」燕琳就是這樣的了,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子的。每逢打雷的時候她都會來要求我和她一起睡。但摟手臂卻是頭一遭。

「好吧!」我不忍心拒絕的道。

說罷,她便摟著我的手臂。這時我才後悔答應她,因為她摟著我的手臂,我可以清楚感覺到燕琳那小巧、尚在發育而又帶有彈性的乳房正頂著我的手臂。我還聞到她那香噴噴的體香呀!而我的身體某處正在起變化,我怕燕琳發現我的丑態。我看看她,幸好她已經睡了,不然被她發現便糗大了。但我的手臂整晚都接觸著妹的胸部,害得我整晚都睡得不好。真是兩個害人的東西啊!

第二天,我睡醒的時候燕琳仍然在熟睡,我又不能起床,因為她仍然摟著我的手臂。所以我又不能抽出我的手臂。我便唯有繼續躺在床上,大約半小時後燕琳也醒了。

「哥,你醒了很久嗎?你的樣子很精神嘛!」燕琳看見我醒了便問道。

「我醒了大約半小時了,我起床又怕會弄醒你。所以便繼續躺在床上,等你醒來心。」我微笑著說。

燕琳這才急忙松開她的手。

「哥,你待我真好啊!」妹說的時候雙頰通紅。她真的很可愛啊!

「只要你舒服就行了。況且你是我的妹妹嘛!」我望著她道。

「哥,謝謝你。」說完更在我的臉上吻了一下。

燕琳從小便經常黏著我,所以她對我做出一些親密的動作我也不會覺得奇怪。

「別鬧了,起床吧!我去弄早餐吧!」我邊說邊起床。

「你不要弄早餐啊!我來弄吧!」燕琳幾乎叫起來。

「我弄的早餐有這麼難吃嗎?」我滿面無奈的道。

之後,我便去了梳洗。梳洗好後我便發現妹已經弄好了早餐了。等等……

說了這麼久好像也還沒介紹我的家庭。我家共有四個人,老爸和老媽由于生意的關系經常不在家的,他們每次回家不夠一星期便離開數月,但他們也會留下錢給我們。

妹妹叫何燕琳,她今年讀中四,她長得很漂亮。由于老爸和老媽經常不在家的關系,所以一日三餐便由多數由妹負責,而妹更練成一手好廚藝。至于我,我叫何俊華,正在讀中五,成績平平。

吃完我也回到房里玩電腦,而洗碗這些工作妹不知怎的也搶著做。不過,妹今天究竟搞什麼鬼呢?什麼也搶著來干。

「哥,怎麼你還沒有換衣服。還在玩游戲?」正當我玩到最緊張的時候燕琳突然進來對我說。

燕琳穿了一條短袖的、及膝的紅色連身裙。她穿的隆重到好像和情人去約會似的。

「換衣服?去哪里呀?」滿腦子問號的我問道。

「去哪里?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听得出燕琳的說話帶有小小火藥味。

我思前想後,就是想不到今天是什麼日子。我想了很久,燕琳大概也等得不耐煩吧。

「不記得就算了!」燕琳終于抑壓不住她的怒火了。

「砰」的一聲,門關了,燕琳也走了。我突然想起,今天是燕琳的生日啊!

我真的是一個渾蛋啊!為什麼這樣重要的事也會忘記的。我決定去找燕琳道歉。

我去到燕琳的房間外听到她的哭泣聲和她在罵我渾蛋!我決定鼓起勇氣去敲門。

門並沒有即時打開,但哭泣聲和罵聲卻停了下來。

「燕琳,對不起呀!我居然忘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真的很對不起啊!」我在門外大聲的道。

大約過了五分鐘,燕琳出來了。她的雙眼和鼻子都紅紅的,我真是個渾蛋啊!

我不但忘記了燕琳的生日,還弄哭了她。

「燕琳,你……你原諒我了嗎?」我大著膽子問她。

「還沒。」燕琳幽幽道。

「那……那你要怎麼才原諒我呢?」

「我要什麼你都要買給我,我要去哪里你都要帶我去。那我就原諒你。」燕琳賭氣的道。

「好吧!」我爽快的答應了,只要燕琳原諒我就可以了。

之後,我和燕琳就出去了。我們去了看電影、逛書店、吃飯。當然,這些全部都是我出錢的。燕琳的心情也變好了,我的錢包就「瘦」身成功了。算吧!燕琳開心就行了。回到家後都已經夜晚了。我洗完澡後,正想回房玩電腦。

「哥,今天我很開心啊!今天我還發你脾氣,對不起啊!」

「算了吧!忘記了你的生日,是我的錯,是我不好。況且發脾氣不是你們女孩的權利嗎?」我打趣的道。

「哥,你說我是那些愛發脾氣的女孩嗎?」燕琳嘟起小嘴道。

「不敢,不敢。我怎敢冒犯女王陛下呢?」我裝出一副大臣看到女王的卑躬屈膝的樣子。

燕琳「噗哧」的笑了出來,她在我的臉上吻了一下,之後便回房睡覺了。我站在原地呆了幾秒。我回到房躺在床上,總覺得燕琳今天好像有點不同,還有那個吻有沒有什麼特別意思呢?想著想著便睡了。

 

 

 

 

 

 

 

第二章

「燕琳,你……」我本來在睡覺的,但我突然覺得我的小弟弟被一樣溫熱的東西包著。我睜大眼想看看什麼事,我一睜眼便看見燕琳在幫我口交。當我想開口說話時,燕琳卻用兩只手指按著我的嘴唇,示意我不要說話。

燕琳用小嘴含著、套弄著,我感覺到我的龜頭抵住了燕琳的喉嚨。又用舌頭舔我的龜頭和棒身,還不時輕輕滑過我的馬眼。燕琳的喉頭發出「唔唔」聲,看似辛苦但又享受。看著肉棒在燕琳的小嘴進進出出我忽然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燕琳,我……我忍不住了。」

當我想射精時,突然電話響了,燕琳也消失了。原來是我發夢。誰阻著朕的美夢啊!我起床接電話,但接下的事更令我為之氣結,因為那個渾蛋打錯電話呀,我那時真是頭頂冒煙。他媽的,打斷我的好夢。

「哥,什麼事令你這麼躁呀?」燕琳在我身後問道,不過……她什麼時候在我身後的?

「沒什麼,吃早餐上學吧!」總不能告訴她有個渾蛋阻著我發春夢吧!

「嗯。」

我的校園生活非常普通,稍為有興趣的科目就盡管听听。不過,我和同學們都有一個最終目的──就是放學。

午膳時,燕琳居然來了我的課室找我去吃午餐。

「哥,一起吃午餐吧!」平時她都是和她的朋友去吃的。今天居然……這時我的其中一個朋友走了過來。

「俊華,她是誰呀?你的女朋友嗎?」家寶這個三八。

「胡說,她是我妹妹來的。」其實我沒有告訴過我的朋友我有妹妹的。

「你怎麼沒有告訴我的?」家寶很驚訝的道(當然驚訝啦,突然知道我有個妹)。

「你又沒問。不好意思,今天不和你吃午餐了。」我很囂張的道,這亦是我們開玩笑的其中一個方式。

「燕琳,不用理他。我們走吧!」

「嗯。」

說完便走了,途中我們踫到我班上的人和甚至老師。每個看見我們的人也猜我們是情侶。

「你們什麼開始的?」我班上一個非常三八的人把我攔下來不懷好意的問。

「十六年前。」我會這樣答是因為我和燕琳做了十六年的兄妹啊!況且我知道對這種人解釋也是沒用的,倒不如隨便找個藉口應付他算了。

說罷便拉著燕琳走了,朝著我們的目標──麥當勞前進。

「燕琳,你怎麼今天會找我一起吃午餐的?」我非常好奇的道。

「沒有啦!我……我突然想到和哥……哥你讀同一所中學這麼久也沒有和你一起吃過午餐。所以……所以,今天便找你一起吃午餐螺!」是真的嗎?怎麼吞吞吐吐的。

「真的?是不是有人欺負你,告訴哥。」我帶著懷疑的語氣道。

「不是啦!我真的是想和你一起吃飯的。」好像是真的,算了吧!

我們吃東西時有說有笑,挺像一對情侶,難怪別人也猜我們是情侶。吃東西的錢當然是由我來付啦!

「哥,你看你,這麼不小心。」燕琳邊說邊幫我擦掉沾在嘴角上的蕃茄醬。

我望著燕琳,她的面上流露出很幸福的表情。

「哥,吃……吃東西吧!盯著我的臉干……干什麼?我的臉也髒了嗎?」原來燕琳察覺到我望著她的啊!咦……燕琳臉紅了耶!

「不!不!你的臉沒髒,吃東西吧!」我連忙道。

我吃完後看看手表,差不多該回校了,便和燕琳回校了,我們用了十分鐘的時間回到學校。

「燕琳,放學見吧!」

「嗯。」

上課時自然少不了被那些「校園特派記者」問這問那,我當然全數拒諸門外啦!我很辛苦才熬到放學,我立即到門口去找燕琳。我去到門口時燕琳已經到了。

「燕琳,走吧!」我真的想快些離開學校。

「哥,怎麼啦?」我看到燕琳的頭上有很多問號。

我邊走邊告訴燕琳剛才在課室的事。

「……好嗎?」燕琳說的很小聲,所以我只能听到最尾的二字。

「好?什麼好啊?」難道燕琳是說「這不是很好嗎?」不會吧!

「不,沒什麼。」燕琳慌張的道。

我們回到家,燕琳通常會換衣服做家務。而我則回房玩電腦,燕琳有時也會埋怨我不幫她忙的。

「哥,你就只知道玩。不能幫我忙的嗎?」燕琳又埋怨了。

「好好好,我幫你忙就是了。」

說真的,我不想得罪燕琳。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深信女人是不可得罪的。把家務做完後燕琳正想去煮飯。

「燕琳,不要煮了,上街吃吧!」我不想燕琳太辛苦啊!

「不好啦!家里有菜呀!」燕琳反對的道。

「燕琳,你要做家務又要煮飯,太辛苦了。我可不想把你累壞啊!況且,你的手做得粗了會沒有人要的。」沒人要的話我要了你(妄想)。

「那哥你要了我眼!」燕琳紅著臉低著頭小聲道。燕琳說真的嗎?

「不要鬧了。去吃飯吧!」我再不扯開話題,我怕會越說越錯。但,怎麼我听了會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的?

我們去到餐廳點了東西,之後的情況和午餐時差不多。我的嘴髒了,燕琳會幫我擦掉。燕琳的嘴髒了,我也會幫她擦掉。

之後,我算了算這餐晚餐要多少錢。不算還好,一算就差點爆血管了。竟然要港幣二百元正。不愧是高級餐廳。

「侍應,結帳。」豁出去了。

「謝謝,一百五十元正。」那侍應拿著帳單對我道。

「等等,不是應該是二百元的嗎?」我和燕琳都問號貼滿臉上了。

「是這樣的,我們餐廳正在推行一個叫地下情侶計劃。因為,剛才我們看到你們的動作非常親密。所以你們符合了我們餐廳的地下情侶計劃的條件。而符合了條件的情侶就能得到付小五十元的優惠。」那個侍應很詳細的告訴我們。

「原來是這樣!」這個計劃真好。

「對了,我們還替你們拍了照呢!」那個侍應說罷便拿出一張照片給我們(偷拍?)。之後,我們便走了。

「哥,那張照片可以給我嗎?」燕琳用很想得到的眼神看著我。

「可以,拿去吧!」我拿著也不知放在那里,給燕琳也好。

之後,我們回到家。燕琳和我都去了洗澡(我家有兩個浴室的)。我洗完澡便回房睡了。

我在床上轉來轉去也睡不著,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怎麼我听到燕琳說「那哥你要了我眼!」時我會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的。難道,我真的喜歡自己的妹妹?我自己也不清楚啊!還有,燕琳怎麼會這樣說的呢?難道燕琳也……

 

 

 

 

 

 

 

第三章

今天又是假期。

「哥!」燕琳大聲叫喚著我道。

我又要和我的THE BIG「分別」了。我立即去燕琳的房間,看看什麼事。

「什麼事呀?」我以9秒87的速度趕到(開玩笑)。

「哥,我有些功課不懂呀!你可以教我嗎?」燕琳撒著嬌道。

我作出一副深思的樣子,一來,因為我的成績一向平平,二來,燕琳現在學的東西我也曾經學過(只是我全數還給老師罷了)。要是我不懂,我豈不是糗大了?

「是什麼科的功課?」還是保險些好。

「中文。」燕琳答著我道。

我心中暗暗叫好,因為中文是我最好的一科。

「沒問題!」我得意洋洋的道。

我坐在燕琳的旁邊指導著她。我見之後數題燕琳自己也懂怎樣做,我便很無聊的坐著。突然,我看到燕琳衣內的春光。白色、款式普通的胸罩,胸罩剛剛好可以罩住燕琳尚在發育的胸部。雖不算大,但也很有看頭。燕琳努力的做(功課),我努力的看。我的小弟弟又開始澎脹了,把褲襠撐起一個小帳蓬。正所謂︰夕陽無限好,都不及衣內春光好。

「哥,你的褲襠怎麼脹脹的?」糟!看得太投入。居然被燕琳發現了我的丑態。

「對不起,我……我去一去洗手間。」我亂找一個藉口溜開。

我匆匆忙忙的走到洗手間,把門鎖上,打算「消腫」。我拿出我的小弟弟,閉上眼幻想著。我不斷的套弄著,大約數十下後就進入最後步驟了,正當我想射的時候,燕琳突然叩門,嚇到我提早射了。

「哥,你沒事吧?這麼久,你大便嗎?」燕琳用親切的聲音問我。

「沒……沒事,我沒事。」我一邊說一邊擦掉精液。

我打開門便看見燕琳站在門前。

「哥,你真的沒事嗎?」燕琳照樣很親切的問我。

「我真的沒事呀!」

「對了,你做好功課了嗎?」

「做好了。」燕琳松一口氣的道。

「哦?那麼快?」我用疑惑我的語氣問道。

「是啊!你好煩呀!」燕琳不耐煩了。

「好好好,不煩你了,我去看電視。」舉白旗了(投降)。

燕琳回了房,而我則開了電視後發現沒什麼節目好看。所以,我決定看日本當紅動畫作品──THE BIG(這套動畫真的很好看,未看的大大不妨買來看。絕對值得看。啊!不好意思,離題了。)剛剛看完了燕琳就出來了。

「哥,在看什麼啊?」

「THE BIG,不過已經看完了。」

「哥,我……想問……問……」燕琳怎麼吞吞吐吐的?

「你慢慢說吧,你想問什麼呀?」

「我……我想……想問……你剛……你剛剛這樣就……就是勃……勃起嗎?」

燕琳又臉也紅了。

「是……是啊!」燕琳這樣直接,我也愣住。

「原來這就是勃……勃起!」原來?燕琳不知道的嗎?

「燕琳,你不知道這就是勃起嗎?」燕琳也很純情啊!

「我……我怎麼會知啊!我只是在同學口中听過,又沒見過。況且,我又沒上過生物課。」(燕琳是修讀文科的,所以沒有生物堂上。而我則是修讀理科的。)

純情得很。

「燕琳,你真的不知道嗎?」我小聲的問道。

燕琳並沒有直接回答,但卻點了點頭。接著我們又沉默了一會。

「哥,你……剛剛為……為什麼會……這樣的?」燕琳一開口便問這麼難答的問題。

「我……是我胡思亂想罷了。」總不能告訴她我看到什麼吧!

「胡思亂想什麼呀?」燕琳咄咄逼人的問。

「小女孩,不要這麼多事。」最好的答法。

「我不小的了。哥,你到底想到什麼呀?」簡直是咄咄逼人嘛!

就這樣,我們擾攘了好一會。之後,燕琳便去了做晚餐了。吃過晚餐後,我去了沐浴,又看了一會電視,便去睡覺了。

第二天,我一覺醒來,發現燕琳還沒起床。我盥洗完後,突然想起有功課要做,便開始做功課了。但我突然又發現我的房間里沒有白紙。我想起燕琳的房間有,于是我便去到燕琳的房間去找。

我入到燕琳的房間,很快便找到我要的東西。當我想離開的時候,我發現燕琳的書桌上放著一本很普通的筆記本。我直覺告訴我那本是功課或者是筆記,便拿起來看。一看之下才發現那是燕琳的日記。但我知道後更震驚,我震驚的不是那是一本日記,而是日記的內容。

我隨便翻開一頁來看,我看到那一頁的內容大致如此︰

************************************

2003年5月21日,晴。

之前,我還不清楚我是不是真的喜歡哥。我今天終于都知道了。我真的很喜歡哥哥。今天小息時,我的朋友小玲走過來對我說︰「燕琳,你哥出事了。」當時我听到這個消息,我的心突然很痛。我感覺到我的心一直往下沉。

我不顧一切的立即沖出班房去找哥,之後我在操場找到哥,哥完好無缺的打著球。我這才知道是小玲騙我的。但也要謝謝小玲,因為她我才知道我真的很喜歡哥。

我對哥的感情已經超越了兄妹之情;愛情。

我情不自禁的寫了很多情信,但每當我寫好後我都因為不知道怎樣給哥而沒有交給哥。我現在把那些情信放在一個盒子里把它們儲起來。

但……他是我的哥啊!愛上自己的哥哥到底沒有沒有錯?我的內心很矛盾啊!

我又不敢向哥說。若果被別人知道了的話,別人會是什麼反應?哥又會怎樣看我呢?我真的很亂呀!

莫非……我是個變態女孩?

燕琳。

************************************

原來燕琳真的是喜歡我,難怪我總覺得燕琳對我好像對著情人似的。但……

我喜歡燕琳嗎?本來我並不肯定的,現在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很喜歡燕琳,我非常的喜歡燕琳,我非常喜歡我的妹妹。

我翻到之後的頁數也有向我的表白。我正看得出神的時候,我突然听到燕琳的聲音。

「哥,你怎麼會在這里的?」燕琳睡眼惺忪的問我。

SHIT!GOD DAMN IT!

 

 

 

 

 

 

 

第四章

「燕琳,你……你醒了嗎?」我試著叉開話題。

「嗯,你怎麼會在這里的?」不能成功叉開話題啊!

「我……我,我來拿白紙的。」我邊說邊快速的把日記放下。

「哥,你拿著我的日記干什麼?」我始終逃不過燕琳的法眼。

「我……我只是好奇拿來看,我沒有……我沒想到這是你的日記。我沒有看過里面的內容啊!真的,你信我吧!你信我吧!」我努力的「解釋」著。

「我只是問你拿著我的日記干什麼,又不是問你有沒有看過。」糟了,一時心慌揪了自己的後腳。

「那麼說,即是哥你看過了啦?」燕琳少許激動也沒有,反而很平靜的問我。

我無言的點著頭。我個人不喜歡說謊的,況且我想說謊也不能啦!被燕琳逮個正著。

房內彌漫著一陣沉默。我們兩人靜靜的坐著,也許五分鐘、也許十分鐘,我們也不知道就這樣坐著坐了多久。其間,我在想以後要怎樣面對燕琳。

「哥,你已經知道了吧?」終于有人打破沉默了。

「知道?知道什麼?」是指日記的內容嗎?我試探著問道。

「哥,你好討厭啊!明知故問。」燕琳的聲量很小,不過我仍然听得到。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繼續裝蒜。

「日……日記的內……內容啦!」燕琳說的時候臉也紅了。

「是啊!」我邊說邊點頭。

之後,又是一片沉默。

「燕琳,其實……其實我……我也很喜……喜歡你的。」我豁出去了。

燕琳听了後呆呆的望著我,望了好一會才開口說話。

「哥,你是說真的嗎?我是不是在做夢?哥,你不要騙我啊!」燕琳眼里含著淚道。

「我是說真的,我……我……我愛你!」這句話還真難說出口啊!

「哥!」燕琳叫了我一聲便向我撲過來緊緊的擁抱著我。沒有任何說話、沒有任何動作、沒有任何邪念,只是純粹深情的擁抱。藉著這個擁抱我們可以感覺到對方的情意。我感覺到燕琳在我的胸懷內又笑又哭。

笑──是因為開心,哭──是因為激動。

突然,我有一種想和燕琳接吻的沖動。

我抬起燕琳的頭吻了下去,燕琳先是錯愕。但,燕琳很快便生疏地和我接吻。

但我們也是第一次接吻,所以我們只是嘴唇貼著嘴唇。

我突然想到電影里男女主角接吻時,會把舌頭送到對方的嘴里的。我學著他們那樣把舌頭送到燕琳的嘴里挑逗著燕琳的舌頭,燕琳也學著我把舌頭伸過來挑逗著我的舌頭。我們的舌頭互相糾纏著,我亦盡情的吸吮著燕琳的律液。燕琳喉嚨間還不時發出「唔唔」聲。

我的手也開始向下摸,當我的手停在燕琳的胸部時,燕琳突然推開我。

「哥,對不起!我……我還沒有準備好,對不起。」

「不,沒關系。不用說對不起,是我太心急了。」我帶點失望的道。

「哥,我……我先去洗臉刷牙啊!」燕琳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嗯!」我也只能這樣回應了。

有人可能會問為什麼不來個霸王硬上弓,索性把燕琳按在床上強奸了她不是很好嗎?但各位親愛的讀者,一來我不會對心愛的人這樣做的。二來,我從來不贊成對女性使用暴力的。

之後,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間了。既然已經拿了白紙,便回房做功課吧。做完功課後,我也是在房里玩電腦。除了上洗手間外,我也不怎麼離開過房間。因為,我怕看到燕琳,我不知道能和她說什麼,我不知道她會怎麼看我。我怕我們不能像以前那樣有說有笑的生活,我怕以前那種融洽的生活會離我而去,我更害怕我和燕琳的關系和兄妹的感情會毀在我手里。

但是,人始終是要面對現實的。

「叩、叩」兩聲之後,燕琳便推門進來了,我也把游戲停了下來。那一剎時的心情,就好像犯人在等候審判結果宣出來時那樣。

「哥,我可以進來嗎?」燕琳的語氣很平靜啊!

「可以,進來吧!」我裝作冷靜的道。

燕琳進來後,站在我身邊,她站了一會也沒開口說話,好像在想要對我說什麼似的,但欲語還休。

「燕琳,剛才我只是一時……我不是這樣的人來的。」我見她不說話,于是我便先開口。

「哥,我知道。但,我真的還沒有準備好啊!」還好燕琳明白我。

「那……你什麼時候會準備好呀?」我調侃她道。

「哥,你……你好討厭啊!就只知道欺負人。」燕琳「騰」的一聲面又紅了,還邊說邊用手捶著我的胸口。

「哎呀!燕琳,你想打死我嗎?」我捉著燕琳的手說道。

「打死你就打死你啊!誰叫你欺負我。」

「你好狠心啊!」

剛才我還在擔心的問題也已經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