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303zy2.com 旗下资源:在线视频采集 | 在线小说采集 | 在线图片采集 | 永久地址发布页

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
公告:全新百G高速CDN上线,资源秒播。站长请添加QQ群:860700924(仅限站长添加)
站长指导,福利领取,工资计算,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联系站长:[email protected]
【大力扶持站长,帮助站长变现。长期提供服务器、域名、现金等扶持。5千IP以上月底结算工资,推荐站长采集立马发现金红包!】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老婆成了朋友们的公用淫洞

老婆成了朋友们的公用淫洞-303资源

      

版道語︰

我是個強烈的淫妻愛好者,這篇文章是我的第一篇淫妻作品。自古有文如其人之說,此文也算是敞人之心跡吧。她花費了我一個通宵的時間,本在去年就完成了,可是一直沒有勇氣發到網上,今天終于鼓足勇氣發上了,歡迎各淫妻愛好者切磋!原創首發,請勿翻版轉貼,謝謝!

我老婆是個四川美女,在一家公司做財務。她有一對豐滿而圓挺的奶子,搓起來手感特別柔軟。對她的這對奶我是愛不釋手,平時和她做愛時,我最喜歡將她放在床邊上,坐在她下面邊操邊搓她的奶子。她有混圓的屁股,光潔的皮膚,是我喜歡的那種豐滿肉感的女人,也是男人們見了就想操的那種類型。跟老婆結婚的幾年里,我一直很愛她。

我老婆可能是那種悶騷型的女人,即使心里想別的男人的大雞巴想得要命,嘴里還很硬,不會說出來。而我是一個有著很深淫妻情結的人,因而總是感到老婆不夠騷。總想盡辦法調教她更騷一些,可她總是放不開,因而收效不大。

平時跟老婆做愛時,我總喜歡說一些淫話刺激老婆,但她很少接我的話題目。

“你想不想被別的男人操,喜歡不喜歡別人的大雞巴”

“不喜歡”

“我好喜歡看別的男人操你的騷逼,喜歡親愛的你在別人的大雞巴下操得大聲淫叫。看著別人在你的騷逼里面射滿精液,我再借助別人精液的潤滑接著操你滿是精液的淫逼”

“你變態,你是嫌棄我了,不想要我就直說好了,還要將我送給別人搞”老婆說著跟我翻臉了

說句心里話我真的沒有一點不想要她的意思。有淫妻情結的人通常覺得老婆越淫越騷越喜歡,那還能不要呢,騷老婆是求之不得的尤物呀!

“這是做愛時調情的淫話嘛,你也當真呀!你才變態,心里想嘴還硬”

這樣說之後我再說這樣的話時她倒不怎麼生氣了,只是還和以前一樣不怎麼接我的話題。看來想開發一個淫騷的老婆還真不一朝一夕的事情,為了開發她,我經常給老婆看群交的A片。

“老婆,想不想象A片中的女主角一樣被這麼多男人操你的騷逼呀?”

“你變態,”

又被罵了,其實老婆每次看A片時也是淫水四溢,就是不承認她也想這樣,你說她悶騷不悶騷,不過從她流的淫水來看倒可能還是個可造之材。

“你真沒情趣呀,只是想想嘛,不是性幻想嗎,”

“我不會性幻想,誰象你呀,盡想些不正經的”老婆反駁著。

呵呵,真是老婆易得,淫妻難求哦,我最大的心願是將老婆開發成一個超級淫婦,成一個幻想自己是一個共用淫洞的淫婦。女人是一個很矛盾的動物(當然男人也矛盾,一方面愛自己的老婆,一方面又幻想別人操自己老婆,而且想象著特別性奮),我想女人們可能以為老公是試自己的,怕承認了老公會生她的氣,而且女人比男人矜持,有些東西就算心里想,又不敢說。

“其實做愛的時候什麼過份的話都可以說的,只要是對方喜歡的,淫語也可以助性嘛,”

老婆在我的調教下也慢慢的開化了一些,有時在我操她比較猛的時候也會迎合一下我的話題,她可能是怕操得正舒服時我抽出雞巴不操了。但她還是無法掌握男人的性心理。

“我要操爛你的騷逼”,我邊操著她邊說。

“誰怕誰呀,”她很牛的說。

我很想她說“老公,操爛我的淫逼吧、我的騷逼快被你操爛了”之類的話,因為這樣才顯示男人的性強大。有時我想搞角色扮演。

“我操你的逼舒服還是你老公操你操得舒服呀”,我扮演著一個跟她偷情的‘野男人’跟她說。

我很想我老婆順著我的竹桿爬說︰“你的大雞巴操得比我老公舒服多了”,

可她確說︰“我老公操得舒服,我老公最利害”

她可能是為了表揚我,其實這時是‘野男人’在操她,我現在扮演的是‘野男人’已不是她老公了,在‘野男人’的雞巴下操得淫叫連連,還說‘野男人’沒有別人利害,‘野男人’還會有激情嗎?我頓時就覺得操得沒什麼激情了。

我老婆真的不是淫婦之材了嗎,我一直沒有放棄。我想無論是女人也好男人也好,如果有異性經常想著自己,就算是經常意淫自己,也說明自己有吸引力呀,能讓別人感興趣,心里應該是件美事吧,會有些許的快感。所以我經常引導我老婆問她有沒有男人色色的看她的,她總說沒有,不會吧。一個女人如果連一個色色的眼神都得不到的話,也算是一種悲哀吧,街上的女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就是為了求得男人的眼球嗎,那怕是色色的眼球,能有色色的眼球,女人表面是作討厭狀,心中應是樂滋滋的,那必竟是男人在渴望自己呀。抓住了女人的這種心理,我又進一步的引導我老婆,我邊用力操著我老婆邊說︰

“老婆,今天老陳(我們都認識的朋友)說你了,”

“說我什麼了,”老婆來興趣了。

“老陳問我,說你的奶子是不是好柔軟,搓起來肯定很舒服”

老婆的臉紅了,能得到別的男人的好評,而且是評價她的隱私部位肯讓她有些難為情且伴有些許興奮。

“他還 還問 了我什麼了 哼哼 哦 哦 ”老婆邊淫叫著邊又問我。

看來老婆也想听听別人對自己的評價,而且是這麼隱私的評價。

“他還說他很羨慕我,說我每個星期有你的大奶摸,還有你的嫩逼操,你的逼肯定很嫩,操起來一定很爽,而他只能在家中打手槍”

“哼 哼哼 啊 ”老婆听了後傳來一陳更深重的淫叫聲。

看來听到別的男人評說自己的私處是件很刺激的事情。

“哼 哼哼 啊啊 那你 你是怎麼 怎麼回答的呀”呵呵,老婆上套了。

“我說肯定很爽呀,我老婆個子小,奶子大,小騷逼緊緊的,每次夾得我的雞巴好舒服,我每個星期天都要操她三四次,想操吧,想象著我老婆的大奶子打手槍吧”

我邊說著邊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啊啊啊 哦 ”老婆淫叫聲更大了。

“老陳他老婆不在身邊,說不準這時候正想象著你的奶子和小騷逼打手槍呢,要不要叫他來操操你呀”

“不要”老婆的理智又來了。

“上次老劉也跟我說你越來越漂亮了,還說你奶子越來越大了,很有女人味了,看來他是不是也想著你的大奶子和騷逼打手槍呀,他們幾個都意淫你呀”

“啊啊啊 哦 哦啊啊啊 哦 你 亂 胡說,”老婆似乎是進入狀態了。

我心中也竊喜,更性奮了,雞巴硬得不行,抽操得更猛烈了,只要我老婆繼續我的話題說下去,我肯定一泄如注的。

“他還是處男呢,雞巴比我的大得多了哦,”

“啊啊啊 哦 哦啊啊 你怎麼 怎麼知道 他的雞巴大,”

“嘿嘿,偷看到的唄,一听到大雞巴,淫水就更多了,要不要叫他們幾個一齊來操你的淫逼呀,我在旁邊看著”我邊狂操邊說。

“不行,我才不要他們操,你變態”老婆的理智又佔了上風。

她可能以為是為了我,怕我吃醋,可是我的激情一下就沒有了,雞巴里擠出了一點點精液草草的收場了。雖然這次我老婆還是沒有順著我的意思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也在意別人對她的討論,听到別的男人評價自己的隱私部位也是很興奮的,看來是可造之材。

機會終于來了(呵呵),一個周末早上,老婆忽然提議到老陳家去看電視,也不知她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自從上次做愛時說了老陳想操她,她生氣後,我也少提這事,看來老婆是沒有放在心上,就來到了老陳的出租屋。

“老陳,我老婆想來你家看電視”

老陳穿著一件短褲,上身光著,“哦,大美女來了呀,”

“什麼大美女呀,叫我美女就行了”老婆紅了一下臉說。

老陳卻也兩眼緊盯著我老婆的胸,我老婆今天沒穿內衣,上面是一件低胸T恤,老陳于是安排我坐在旁邊,老婆坐在中間,他緊貼我老婆旁邊坐著。

老陳說︰“渴不渴?我拿飲料給你們喝,”

誰知我喝了他的飲料後就全身無力,但意識尚清楚,我老婆卻全身發熱,原來他在我飲料中下了迷藥、在我老婆的飲料中下了春藥。他媽的,他今天要實現他的夢想了,是不是要操我老婆了,我一點力氣也沒有了,但是心里想著既生氣但又很興奮,老陳見藥性發作,便說︰

“來!美女,我們來看點更精彩的”說著,他已拿出A片放了起來。電視里一大群男人在操一個大奶子女的,淫叫聲不斷,令我老婆想看又不敢看。此時老陳也大膽地摟住我老婆的腰說︰

“美女,你老公多久操你一次呀?”

“你不要說的那麼粗,你們還是朋友呢,你這樣對我,”

“這不叫粗,朋友妻,大家騎嘛,你沒听說過嗎?我的雞巴更粗呢,不信你摸摸看”說著他竟拉著我老婆的手去摸他的雞巴。

“你變態!我老公還在這里,你別這樣。”

“美女別怕,你老公2小時內不會醒的”

老婆听了,似乎也有了點偷情的快感,不再怎麼抗拒了,老陳的手慢慢撩起老婆的上衣,露出一對圓滾的奶子。

“哇!你的奶子真大呀,難怪你老公說搓起來爽,”

“這叫天生麗質!”想不到老婆也迎合老陳,是不是春藥發作的後果呢?

老陳更加淫興大發︰“平時看你那麼正經,想不到你也這麼騷,呵呵,我今天一定搓爆你的大奶子!”

說著他用力扯掉我老婆的上衣,開始用手大力搓揉著她的奶子,他一會兒大力搓著我老婆的奶子,一會兒用力吸著她奶頭,我老婆在春藥的作用下,已完全被性欲控制了,她不由的閉目享受起來,竟還配合起老陳來︰

“啊……老陳,你搓奶子的技術好厲害,搓輕一點呀,我的奶子快被你抓爆了,啊……奶水都快被你吸出來了!”

真沒有想到春藥會有這麼大的魔力呀,平常保守而矜持的老婆竟一下這麼放蕩,平時我說說叫別人操她就翻臉,現在竟當著自己老公的面不但讓別人搓奶子,還夸別人的搓奶子的技術好,老陳的手一會搓她的左奶、一會搓她的右奶,令我老婆連下體也在扭來扭去,似乎淫癢難忍。

“美女,你的下面好像很癢,讓我來幫你止癢吧!”老陳說著將手插進入我老婆的褲子內,摸到她濕潤的褲叉。

“美女,你下面的淫水直流了,褲叉都濕了,你的騷逼是不是想大雞巴了,才一會就流出這麼多淫水?”

“我的騷逼里面癢,才會淫水直流的。”天那,我老婆這樣的話也說出來了。

我听了雞巴硬得不行,但是動不了,叫不出,此時老陳索性把我老婆的褲子也脫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接著用手搓揉著我老婆的陰部,

“你的陰毛可真長,听說毛長的女人會偷男人,是不是啊?”

“色鬼,你別笑我了!”老婆全放開了,開始淫蕩了。我一點不相信這就是我保守的老婆。

“哈……別害羞,我今天會把你的小嫩逼操的爽歪歪,包你天天想著我老陳的大雞巴。”

此時老陳已脫下老婆的內褲,她的雙腿害羞地夾緊,老陳的手卻不放過她,繼續用力在她的陰部搓弄。我知道我老婆的陰蒂是最敏感的部位,那經得起老陳這樣的摸呀!

“美女,這樣摸你的小逼,爽不爽?”

“啊……好,好癢……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我老婆已被性欲俘虜了,完全放下了平時的羞怯。

“這是陰蒂,只要被我摸過,保證你求我用大雞巴狠狠操爛你的騷逼。”

我老婆的陰蒂本來就敏感,此時經老陳一搓就淫癢難耐了,雙手竟也主動地愛撫著老陳褲襠內的雞巴來。

“我快受不了了,小騷逼里面好空,想要大雞巴……”

“好,先把我的雞巴吸硬,再來插爛你這欠操的淫洞。”

我老婆爬在老陳前面,迫不及待的拉下他的內褲,一口含著老陳那又黑又粗的大雞巴。

“怎麼樣?我的雞巴比起你家老公的更大更長吧?”

“嗯,你的雞巴更大!”

老婆滿口含著老陳那支青筋暴露的大雞巴一起一伏的狂吸起來,吸得“嘖嘖”直響。

“騷女人,哎呦,真爽!難怪你老公天天操你,你真騷”

看著自己心愛的老婆在幫別人吸雞巴,自己的雞巴也漲得不行了,此時老陳也忍受不了我老婆吹喇叭的技術︰

“唉,你吸雞巴的技術真好,將他它吸得硬硬的,等一下好好好的操你。包你更舒服,更爽”

“嗯……你摸得我的小騷逼好癢,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甚麼,你要說出來啊!”

“我不好意思說……”“你不說,我就不操你!”

“快將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騷逼里,我的淫洞想它了……!”

老陳這才說︰“既然你的淫逼欠操,我就好好把你操個爽!”

想不到老婆在春藥發作BBIN电子游艺→马戏团,点击进入9979;,竟哀求老陳這個老淫棍操她,令我下體再次充血。老陳在老婆的哀求下,想直接在客廳的竹發沙上操她,我老婆說︰

“到房間里去嘛,這里有我老公在,我會害羞。”

“放心吧,小蕩婦,他昏迷要至少二個小時,夠我們操得天昏地暗的。”

當老陳把我老婆胃口吊足,已準備如她所願地去操她,想不到他竟將我老婆放在我旁邊的沙發上,老婆似做錯事地偷偷的瞄了我一下。

“美女,我的大雞巴要來操你了,喜不喜歡?”

說著,便握住那支大雞巴,頂在我老婆的淫洞口磨著,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別再誘惑我了,快把大雞巴插進來,啊……我里面好癢,快操呀。”

“你快說你的騷逼欠操?快說!”老陳故意不操進去。

“對,我的小騷逼欠你的大雞巴操、欠你的大雞巴插。”

“嘿嘿,這才對,好,讓我的大雞巴操死你!”說著,老陳屁股一沉,大雞巴“滋”的一聲,操入了我老婆那淫水四溢肉呼呼的淫洞中。

“啊…,真爽,”老陳直贊嘆,

“沒想到你的小騷逼這麼爽呀,我早就想操你了,沒想到今天真能實現,可得狠狠的操一操,”只見老陳一邊操我老婆、一邊問我老婆。

“這樣操你爽不爽?欠操的逼,操死你!”他還要求我老婆被他操爽時大聲叫床助興。

“如果你的淫洞被我的大雞巴操爽了,就大聲叫床,讓你老公听到,你被我這大雞巴干得有多爽!哈哈……”

“啊呀,嗯嗯嗯你的大雞巴好粗,每一下都操到我最里面了,都操到肚臍了,啊……操到我子宮了、好深,操得我的淫洞里好麻、好癢……”

“小騷貨,我這樣的雞巴才能操得你逼心發麻、淫水直流!怎樣,大雞巴操得深不深,爽不爽”“啊……啊…好深……好爽啊……這下操到我的子宮了,啊……這下操到我的心口了。”

老陳一邊操我老婆的小嫩逼,一邊欣賞她胸前兩個大奶子在一跳一涌的,忍不住邊操逼邊用手搓起來。

“美女,你的奶真大,被我操得胸波蕩漾。”

“你的小逼將我雞巴夾得好緊,還是較緊的小逼操得舒服,真想天天操你呀!”

“好呀,我的小逼平時操的男人少,當然較緊呀。你的大雞巴比我老公的還粗長,讓你天天操,肯定會操大的,不過你操得好爽。”

“放心,以後你若是淫洞欠操,就來讓我的大雞巴操它,哈哈……”

“嗯啊…啊啊…你又在笑我啊……。”

經過一番打情罵俏,想不到平時端莊的老婆,竟喜歡听老陳說的這些淫話,真令我听得氣炸,但下體又再次充血了。此時老陳要求換個姿勢,變成他坐在我旁邊,我淫蕩的老婆跨坐在他雞巴上,老婆一手握著老陳粗大的雞巴,一下子塞進自己的騷逼里,一屁股坐下去,抱著老陳的脖子象上滿了發條似的上下狂搖起來。

“對,用力坐,保證爽死你。”

“啊……好粗……好脹……好舒服……!”老婆喘息著大叫。

老陳也用一會用雙手抱住我老婆圓滾的屁股上下套弄吞吐自己的大雞巴,一會用雙手捏搓著在他眼前上下跳躍著的一對大白奶子,老婆時不時的偷看我一下,自己的嫩逼正在老公面前被一支大雞巴一進一出的狂操,心里竟有一股無名的快感象電流一樣流遍全身,老陳全身比較黑,和我老婆雪白的膚色,形成強烈的對比,兩人的叫床聲,操逼的“啪啪”聲,還有淫水被大雞巴操出的“滋滋”聲,真是一部超淫A片。老陳現在又用雙手抱著我老婆的白屁股拼命的上下套弄自己的大雞巴,將頭埋進我老婆的奶子里用嘴巴用力的吸吮著我老婆豐滿的奶子,不時用一只手搓弄她的另一只奶子。

“啊……老陳,你真利害,下面的淫逼被你大雞巴操,兩個奶子也被你吸得好爽……啊……”

“這樣坐著操的姿勢,雞巴操得最深了,爽不爽?”

“這種姿勢好爽,你的大雞巴似乎頂穿我的腸子了”“這是偷情婦女最喜歡的招式,連你也不例外,待會還有更爽的。”說著,老陳就把我老婆雙腿抱起,並叫她摟住他的脖子,就這樣老陳抱著我老婆在客廳邊走邊操。

“小騷逼,這招式你老公不會吧!這樣操你爽不爽?”

“嗯……啊呀……這樣抱著邊走邊操,淫水肯定流到地上去,比剛才還爽……啊……”

由于我老婆嬌小玲瓏,老陳這樣抱著操她,對這個老婆不在身邊的老淫棍來說,自是輕而易舉,他邊在客廳走動邊一挺一仰的將我老婆上下狂操,我老婆被他操得上下直顛,老婆邊淫亂的狂叫著,邊隨著老陳瘋狂的上下操動,上下甩動著一頭凌亂不堪的長發,可能是老陳體力不支,此時他叫我老婆翹著屁股趴在我身邊的沙發上,我老婆特意將屁股翹得高高的,張著已被老陳操得洞開的騷逼。

“快快……快點插進來呀”我那平時保守的老婆竟邊扭動著屁股邊迫不及待的催老陳快點操她。

老陳也急急地挺著大雞巴站在我老婆屁股後面,“滋吧”一聲,對準我老婆已滿是淫水張得開開的騷逼一雞巴插到底。

“啊哦啊……,”我老婆一聲低沉的長叫。

老陳雙手抓住我老婆的屁股毫無顧及的用力狂操起來︰

“騷逼,這樣象操雞婆一樣的操你爽不爽?”

老陳一邊用力抽插著我老婆的嫩逼,一邊也用雙手捏著她圓滾的屁股︰

“你的屁股也真大,快扭動屁股,賤雞婆!”

媽的,老婆被他操了,他還將我老婆當雞婆一樣的操,我老婆听了竟也前後扭動著屁股迎合著他的大雞巴,她扭屁股時,胸前兩個大奶子垂在下面象二只乳鐘樣前後狂擺,令老陳忍不住一只手抓一只好一陣狂揉搓。

“啊……老陳……你的雞巴怎麼越來越大呀,操得好深啊……好脹啊……!啊……你的手好大力,奶子……奶子快捏破了!啊……”

這個淫棍這樣搞我老婆,竟讓我老婆享受到了通奸的快感,看著他們這麼淫穢,我的下體卻罪惡的勃起。把我老婆像狗一樣從後面狂操後,老陳已氣喘如牛的躺在旁邊的沙發上,那支沾滿我老婆淫水的大雞巴依然挺立。

“快幫我吸吸雞巴,騷逼!我累了”我老婆乖乖地握住他的大雞巴吸弄起來,在老婆的吸吮下,老陳的雞巴再展“雄”風。

“美女,快坐上來,我還想這樣操操你,讓你多享受偷漢子的快感。”

“你真色,老淫棍……”

我老婆再次跨在老陳的身上,握住那根大雞巴,用力向下一坐︰噗茲一聲,老陳的雞巴一點阻力也沒有全根盡入︰

“啊……好粗……好脹……”“快扭動屁股,”

隨著老婆一上一下地套弄大雞巴,只見她的小嫩逼,被老陳的大雞巴塞得滿滿的,淫水也隨著大雞巴抽插慢慢流出,粉紅的小陰唇隨著老陳的雞巴一進一出,被操得翻進翻出,此時老陳的手也不閑著,看著我老婆胸前兩個大奶子在上下搖晃,便一手一個抓住玩著。每次我老婆往下套入雞巴時,老陳就用力向上挺迎合著操上去,兩人一上一下,操得我老婆淫淫液四濺。

“啊,這下好深,啊……這下插到我的子宮了!”

“這下爽不爽?這下有沒有操到底?操死你!”

當我老婆騎在老陳身上套弄雞巴時,外面有人敲門進來,原來是我的朋友老方,老陳問︰

“誰?”

“我是老方,老徐也在你這吧,我剛到他家他不在,怎麼你這里有女人叫床聲,我進來看看,”

老陳說︰“我給老徐下了迷藥,給他老婆吃了春藥,現在正在他面前操他老婆呢,你要不要一起來操他老婆,你不是早說他老婆的奶子越來越大嗎”

老方平時垂涎我老婆已久,听老陳一說,馬上答應了,他平常經常想著我老婆的大奶子自慰,也一直幻想著操我老婆,怎可錯失良機呢?

“既然老徐不能滿足她,我們就幫他操操他的騷老婆吧,他老婆的逼操起來好爽呀。”

“呵呵,美女,老陳操得你爽吧,”老方一進門就說。

“你們操我可以,可千萬不能告訴我老公哦!”老婆哀求著。

老方︰“放心,美女,只要你乖乖的讓我們操,讓我操得爽,我就不說,從第一次見到你,就想搞你了,一直沒機會,只能經常想著你的奶子打打手槍自慰一下。”

老陳邊操著我老婆邊將我老婆剛剛脫下的褲叉丟給老方︰

“這是這騷雞婆剛被我脫下的褲叉,你看看她的淫水,你怎麼也想不到老徐平時那麼賢淑的老婆竟會這麼騷,你信不信,她剛才一直求著我操她呢,不過她的小騷逼操起來真的是很爽,難怪老徐每個星期天將門關得緊緊的整天在家操她,你快來試試”

老方接過來隨手一聞,再看著我老婆翹著雪白的屁股被老陳操得淫叫不斷,一對大奶子掛在胸下前後直晃,雞巴一下子翹了起來,立馬脫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分又長又黑的大雞巴,年輕就是年輕,比老陳的雞巴大多了,他走到我老婆面前,一下將雞巴塞到我老婆張著淫叫的嘴巴中︰

“哈哈,快幫吸硬我雞巴,一會插爛你的騷逼,呵呵,好爽呀,我日!”

此時我老婆下面有老陳用力向前操著淫逼,口中含著老方的大雞巴,兩個奶子則是他兩一人一只在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給這兩個色狼爽透了。

“哦……真爽,老徐吊毛老婆的逼真爽,媽的,每個星期被他操,我們只干想著自慰,老陳,今天我們一定要好好操操,好好享用一下!”老方邊抱著我老婆的頭將自己的雞巴往她嘴巴里塞邊說。

“嗯嗯…嗯…”我老婆的小嘴巴被老方的雞巴塞得滿滿的,淫叫聲都發不出,她只好放開老方的雞巴喘著說︰

“你們二個淫棍,我不是正給你們兩個大色狼操嗎?”

“以後只要你淫洞癢、空虛欠操,就來找我和老陳幫你操,這叫做‘朋友妻,大家騎,象老陳說的,沒想到你比雞婆還騷。”

老方吊毛竟也將我溫順的老婆比作人盡可夫的雞婆,看來我老婆還真是個當雞婆的料呀。

“老陳,你操爽了沒?我的雞巴受不了,”想不到平時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