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303zy2.com 旗下资源:在线视频采集 | 在线小说采集 | 在线图片采集 | 永久地址发布页

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
公告:全新百G高速CDN上线,资源秒播。站长请添加QQ群:860700924(仅限站长添加)
站长指导,福利领取,工资计算,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联系站长:[email protected]
【大力扶持站长,帮助站长变现。长期提供服务器、域名、现金等扶持。5千IP以上月底结算工资,推荐站长采集立马发现金红包!】

当前位置
首页  »  强暴虐待  »  高考前的减压宴会

高考前的减压宴会-303资源

      

今年39歲的楊淑珍是市一中的一位資深教師,無論是在領導同事學生還是家長眼中,她都是一位以認真負責著稱的好老師。

這不是,明明是周末,她還要趕著去給臨近高考的學生做考前減壓。

「小敏,去幫媽媽把那雙黑色的高跟鞋拿出來。」楊淑珍一邊說著一邊整理著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

她輕輕坐在沙發上,嫩筍般的足尖高高翹起,雙手將一雙肉色的長筒絲襪套在那彎彎的足弓上然後輕輕一捋,柔順的絲襪就像一層皮膚一樣將那雙豐腴誘人的美腿包裹了起來。

這時一個年輕美貌的少女拎著一雙高跟鞋從裏屋走了出來。

隻見她皮膚白皙身材高挑,一頭烏黑的秀發在腦後梳成一條馬尾,顯得更加青春靚麗。

她穿著一件學生制服襯衫和短裙,修長的雙腿上包裹著一雙黑色絲襪,清純之中又帶著幾分誘惑。

一張粉嫩的鵝蛋臉上鮮紅的嘴角微微翹起,精緻的五官和楊淑珍有著八九分相似。

她就是楊淑珍的女兒小敏。

小敏今年18歲,身爲班長的她不但成績優秀而且人緣極好,是楊淑珍的得力助手,今天她也要和媽媽一起去幫同學減壓。

「媽媽動作就是慢,我都等了好久了。」小敏說著放下媽媽的高跟鞋,自己也穿上了一雙高跟小皮鞋。

楊淑珍微微一笑走過來寵溺地摸了摸小敏的頭說道:「媽媽年紀大了嘛,出門之前當然要好好打扮一下了。」

小敏小嘴一嘟說道:「人家都說咱倆站在一起就像一對姐妹一樣,媽媽說自己年紀大了那不是說我長得老?」

楊淑珍噗哧一笑伸手輕輕捏了捏小敏的臉蛋說道:「小調皮,就屬你話多。再不快點你的小男朋友就要等著急了。」

楊淑珍說著穿上高跟鞋和小敏一起出門登上了公交車。

原來這對母女今天要去減壓的錢飛還是小敏的男朋友。

錢飛不但人長得英俊,爲人也很機靈。

高一剛開學不久就把班長兼班花的小敏追到了手。

到了高二之後,錢飛又多了一個秘密身份,那就是老師楊淑珍的秘密情人。

到了高三,像這樣把母女一起叫到家裏來「減壓」就成了家常便飯了。

母女二人輕車熟路地來到了錢飛家的小洋樓,楊淑珍直接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這把鑰匙還是錢飛的母親親手交給她的,錢飛的父母都是生意人,整天全國各地來回飛。

錢飛的母親聽說這位楊老師口碑很好爲人又和善,于是就給她配了一把鑰匙希望她有空能幫忙照顧一下錢飛。

她可沒想到,這位楊老師照顧她的兒子比她想的要細緻的多了。

「小飛,起床了沒有?我們來了。」楊淑珍叫了兩聲卻沒聽見有人答應,母女兩個不知道他又在搞什麼花樣,隻好自己走進了客廳。

就在兩人轉過門口的時候卻突然有一隻手伸進她們的裙子裏在那一大一小兩個屁股上各捏了一把。

母女兩個都是嚇了一跳,一轉身卻看見錢飛正笑嘻嘻的站在她們身後。

「哎呀,阿飛,你嚇我一跳。一來就摸人家屁股。」小敏拉著錢飛的胳膊撒嬌道。

錢飛嘿嘿一笑說道:「誰叫你們這麼大膽,不穿內褲就敢出門。也不怕遇到色狼。」

「切,還不都是爲了你這個大色狼?」小敏說道。

三人走進客廳,楊淑珍直接把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拉到了腰間,肥肥白白的屁股和毛茸茸的陰戶整個露了出來。

她跪坐在地闆上伸手去解錢飛的褲帶。

「來,阿飛,老師先來幫你減減壓。」

看著母親淫蕩的樣子,小敏把小嘴一嘟說道:「媽媽真是的,每次都搶在前面給阿飛口交,明明我才是阿飛的正牌女朋友啊。」

楊淑珍媚眼流轉說道:「你是小飛的女朋友,可是媽媽也是小飛的情婦啊。情婦給奸夫口交,老師給學生減壓,這不是天經地義的麼?」

平日裏總要壓抑住淫蕩本性擺出一副端莊賢淑爲人師表的樣子的楊淑珍,此刻就在自己的女兒和學生面前不知羞恥地說著些淫聲浪語。

可是這次錢飛卻沒有像平常一樣抱住老師的腦袋狠狠地抽插,而是一托她的下巴說道:「哎,老師等一等,今天你可不止要爲我一個人減壓啊。」

「不止你一個?」母女兩人異口同聲地問著,四隻眼睛都是疑惑地看著錢飛。

這時客廳的門一開,呼啦一聲一群十七八歲的男生一下子擁了進來。

「老師,原來你一直都是這樣幫阿飛減壓的啊。怎麼和我們不一樣呢?」

「就是就是,老師偏心,我們也要減壓。」

楊淑珍和小敏一看,原來班上二十幾個男生竟然早就躲在了這裏。

錢飛拍了拍楊淑珍的白屁股說道:「怎麼樣,老師?現在就快要高考了,大家壓力都不小,你今天就一次性幫大家減減壓吧。」

楊淑珍可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剛才淫蕩的樣子居然都被這些學生看到了,自己這個老師的臉可還往哪放啊。

可是生性淫蕩的她馬上就看開了,既然已經都知道了那索性就一起快活吧。

想到這,楊淑珍擺出一副嬌羞的模樣說道:「哎呦,你們真是壞死了。這麼多人都來找老師減壓,老師的小穴就算是鐵打的也要被你們奸壞了。這樣吧,今天老師就挨個給你們口交來減壓好不好?」

錢飛一把將她抱住一邊隔著襯衫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邊說道:「那怎麼能過癮呢,老師?我們已經想好了減壓的辦法了,今天您和小敏就聽我們的安排吧。」

楊淑珍和小敏聽了暗想讓這二十幾個血氣方剛的男生來安排真不知道他們會想出什麼辦法來作踐自己,母女兩個對視了一眼臉上都是一紅。

錢飛在兩人的臉上各親了一口說道:「好了,別害羞了,咱們這就到花園去看看我爲你們準備的東西。」

說著二十幾個男生簇擁著楊淑珍母女往錢飛家的花園走了過去。

來到花園一看,隻見原本平平整整的草坪上已經挖出了一個竈坑,鐵質的燒烤架上架著一根三米多長的不鏽鋼杆子。

草坪上已經鋪滿了柔軟的墊子,上面擺著些烤肉醬和餐具,一旁還擺著些燒烤用的木炭和松木柴。

「哦,我知道了,你們想一邊吃野餐燒烤一邊開一個淫亂party對不對?」小敏一臉得意的微笑,看來她對這個淫亂party還是頗爲期待的。

可是錢飛卻搖了搖頭說道:「不完全正確,你們再看看這邊。」

母女兩個順著錢飛的手指一看,隻見烤肉架正對著的地方還放著一個高高的木架,木架上垂下一條結成了環形的繩子。

楊淑珍走過去拉了拉那條繩子說道:「這個好像是個絞刑台吧?」

「沒錯。」錢飛打了個響指說道。

「老師,今天就讓我們把你絞死吧。」

「絞死?」楊淑珍和小敏瞪大了眼睛吃驚地看著錢飛,彷佛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一般。

「對啊,老師你聽說過性窒息吧?」錢飛一臉興奮地說道。

楊淑珍點了點頭,她也曾經在網絡上看到過一點相關的東西,聽說那是比普通的性快感還要強烈一百倍的刺激。

錢飛繼續說道:「待會我們就把老師送讓絞刑台,讓老師一邊接受絞刑一邊被同學們輪奸。」

說到這裏楊淑珍的臉明顯泛起了一片紅潮,兩隻媚眼也似蒙上了一層霧氣,看來她對這個絞刑輪奸的把戲很是期待。

小敏又拉住錢飛的手問道:「阿飛,那你打算怎麼處置我啊?」

錢飛伸出食指刮了刮小敏的鼻梁說道:「怎麼?等不及了,我的小淫婦?待會我就用這根穿刺杆從你的小穴裏刺進去,把你像烤乳豬一樣串在上面活烤,讓你也能看看你的淫婦媽媽在絞刑架上的表現。」

「你胡說。」小敏打斷錢飛說道。

「那麼長的棍子把我刺穿,那我還不馬上就死了?」

「對啊。」楊淑珍也說道。

「把我掛到上面還不很快就被絞死了,那你們不就隻能奸老師的屍體了?」

「你們聽我說完嘛。」錢飛說著掏出一個小盒子,裏面裝著幾支藥品和兩支注射器。

「這個可是我專門從外國買來的高級春藥,不但能提高淫性還能增加女性的生命力。有了它你就能做到活體穿刺,老師也可以在絞刑架上存活很長時間。而且,這藥還有一個特別功效,那就是能讓你們的肉變得更加鮮嫩可口。」

小敏眨了眨眼睛,伸出一根蔥白般的手指在嘴唇上輕輕摩擦著,看來她已經有些動心了。

錢飛趁熱打鐵地說道:「小敏啊,上次模擬考試你又考了全校第一,讓大家把你吃掉也是爲了讓大家能考出個好成績嘛。」

男學生們也跟著說道:「是啊班長,你就答應吧。讓我們吃掉你吧。」

小敏白了他一眼說道:「又鬼扯,你們當我是唐僧肉呢,吃了就能考出好成績?」

錢飛嘿嘿一笑說道:「好小敏,你比唐僧肉可要強的多了。而且大家真的很想吃你啊。」

這時楊淑珍也說道:「可是小飛,你們就隻想吃小敏,就不想把我也一起吃掉嗎?」

錢飛說道:「當然想了,不過了老師今天的主要任務還是幫我們減壓,補身體的事交給小敏就好了。而且小敏的肉已經夠吃了,我們也不能浪費啊。」

「那你們要怎麼處理我?」

「嘿嘿,等老師被絞死之後,我們就像殺豬一樣把老師的身體切開,大家每人帶一部分回家可以自己吃。」錢飛一伸手將兩母女都摟在懷裏說道。

「小乳豬烤熟作爲宴會主菜,老母豬就分割之後交給同學們帶回家,好不好。」

「好啊你,阿飛!」小敏嬌嗔地一扭錢飛的手臂說道。

「原來我們母女在你眼裏就是兩頭母豬啊!」

「哎呀哎呀,我這也是比喻嘛。而且你們母女都這麼淫蕩,不就像兩隻母豬嗎?一隻小乳豬,一隻老母豬。哈哈哈。」

錢飛說完男生們也紛紛應和著說了起來。

阿標說道:「對啊對啊,我預定了老師的爪子,我早就想用老師的爪子手淫了啊。」

「哼,阿標你這家夥,難怪上課的時候總是盯著老師的手看,原來早就居心不良。」

阿成也說道:「嘿嘿嘿,我預定了老師的蹄子。老師的絲襪蹄子用來煮湯一定好喝的不得了。」

「阿成你這家夥,老師留的作業還沒交,就想著用老師的腳煮湯。」

「嘿嘿嘿,大不了等我喝完了老師的嫩蹄湯之後把作業燒給老師好了。」

男士們東一嘴西一嘴地討論著如何瓜分老師的身體。

「老師的水晶肘子我是要定了,再裹上絲襪一定又好吃又漂亮。」

「我要老師的火腿做炒菜吃。」

「老師的肥奶子是我的,蒸熟了吃一定香的不得了。」

「對了,老師的腸子下水給我,我要帶回家去喂我家的旺財。」

「你這個壞家夥,竟敢拿老師的肉喂狗!看我不打你!」楊淑珍作勢要打那個男生,但是聽著他們議論如何分割自己的身體楊淑珍早就已經興奮得不行了。

這時小敏卻又問道:「不對啊,你們說了半天,都沒人要媽媽的頭啊?我們的肉可不許你們浪費!」

錢飛在小敏臉上啵得親了一口說道:「還是我的小敏細心,我們早就安排好了。」

錢飛說著將一台攝影機架在地上說道:「待會我們會把處死你們的過程錄下來,宴會結束之後就把你們的腦袋和錄像一起寄回你家。」

「那是幹什麼?」楊淑珍問道。

錢飛一邊捏著她的屁股一邊說道:玄幻小说:txt303.com「當然是讓你的性無能老公看看他的騷老婆和賤女兒是怎樣淫賤又快樂的被我們處死的啦。

哈哈哈,大家想象一下,讓他看看那麼刺激的場面說不定還能治好他的陽痿呢。哎,你們說他會不會興奮得把你們母女的頭當作口交器來洩火呢?」

小敏撅著小嘴說道:「我可不想被老爸當成口交器。」

楊淑珍撫摸著女兒的頭發說道:「放心吧,乖女兒,就你爸爸那個窩囊廢,再怎麼刺激的東西都治不好他。」

錢飛拍了拍手說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開始吧。

首先就讓小敏和老師互相剃幹淨對方的陰毛,嘿嘿嘿,不過剃下來的毛不許丟掉,我要用它們織一條幸運手鏈,然後戴著進考場。」

「哼,就你鬼點子多。那就開始吧。」楊淑珍說著解開腰間的紐扣,制服短裙順著她那渾圓的美腿一路滑到了地上。

小敏也是將自己的格子短裙脫下丟到了一邊。

楊淑珍的陰毛長得非常旺盛,毛茸茸的一片從小腹以下漫過陰唇直蔓延到會陰,顔色也是又黑又亮。

小敏的身材和相貌完美地遺傳了母親的優良基因,隻有陰毛卻似乎完全沒有遺傳到。

隻見小敏那潔白的陰阜上隻有一小撮陰毛稀稀拉拉地散布在核桃大小的一塊皮膚上,連顔色也是像枯草一般的黃褐色。

男生們看著母女兩個的陰毛又是一陣議論。

「哇,早就聽說陰毛旺盛的女人性欲也特別旺盛,難怪老師會這麼淫蕩了。」

「那也不對啊,班長的陰毛隻有這麼一點,怎麼也這麼淫蕩啊?」

「嘿嘿,一定是班長直接遺傳了老師的淫蕩,所以才和陰毛沒關系。」

小敏聽著大夥的議論似乎有些不開心,一張小嘴又嘟了起來。

錢飛問道:「怎麼了,小敏,怎麼又不開心了?」

小敏說道:「媽媽的陰毛比我的十倍還多,你把我們的陰毛編成一條手鏈,那我不是又吃虧了?」

錢飛略一沈吟說道:「那你看這樣好不好,待會我會把你的陰蒂挖下來做成一塊琥珀,然後當作墜子綁在手鏈上。這樣你就成爲我的幸運手鏈的主角了。」

聽了錢飛的主意小敏高興地踮起腳尖在錢飛地臉上親了一口說道:「那好,我們這就開始吧。」

錢飛把兩隻剃須刀交個母女倆,然後指揮著楊淑珍躺在地上,小敏則伏在母親的身上兩人擺成了69式。

「好了,把攝影機打開,開始錄像了。還有啊,老師,小敏,我還要提醒你們一句,剃毛之前要先把毛潤濕才行,否則會很疼的。」

「可是你沒有給我們準備毛巾和熱水啊?」楊淑珍問道。

錢飛一臉壞笑地說道:「嘿嘿嘿,準備那些幹什麼?當然要你們用自己的唾液去潤濕啦。」

周圍的男生也是一陣壞笑。

楊淑珍瞥了他一眼說道:「哼,你這壞小子,就知道刁難人。」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她還是伸出鮮紅的舌頭在女兒的陰部舔弄了起來。

小敏感受到母親溫暖濕潤的舌頭在自己的陰部來回滑動,忍不住眯著眼睛發出一聲聲淫靡的呻吟。

突然間啪的一聲響,楊淑珍在她那雪白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說道:「不要偷懶啊小敏,你也要幫媽媽舔才行啊。」

小敏這才回過神來想起自己原來還有工作要做。

可是說歸說,楊淑珍那長滿了又黑又密的陰毛的陰部實在讓她有些無從下口。

小敏猶豫了一下,張開兩片薄薄的紅唇將一叢黑亮的陰毛含進了嘴裏。

隻見她兩片嘴唇來回蠕動,粉紅的兩腮一下一下的收縮,那可愛的模樣真是像極了一隻吃草的小兔子。

「哇,好可愛,你們看班長像不像小兔子在吃草?」

「嘿嘿,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咱們班長可是連親媽的草都吃了啊!」

「哈哈哈哈。」男生們都是一陣大笑。

小敏聽著男生們的調笑又是害羞又是生氣。

「都怪媽媽,陰毛長得這麼茂盛,還沒能遺傳給我。」小敏心裏這麼想著,嘴裏就漸漸加了力氣。

兩片嘴唇銜住媽媽的陰毛,小腦袋一上一下地提拉,連兩片陰唇都被扯得一上一下地晃動。

「哎呦,好痛,小敏,你這孩子,輕一點,哎呦。」楊淑珍又是疼痛又是快意,但覺胯下兩片木耳彷佛被一下一下地電擊著一般,又是酥麻又是刺痛。

她嘴裏浪叫著,毛茸茸的下身卻不停往小敏的臉上湊,嘴裏索性也是咬住了小敏那嬌嫩的陰蒂一邊輕輕噬咬著一邊含含糊糊地浪叫著:「哎呦,小敏,你敢咬媽媽,媽媽也咬你。」

「啊,好,好舒服。媽媽,哦。」小敏在楊淑珍的刺激下也是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

隻見她雪白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挺動著,兩片水豆腐般的臀瓣彷佛觸電了一樣抖個不停。

小巧的腦袋更是一上一下銜起一綹一綹的陰毛,腦後的馬尾真像駿馬飛馳一般來回飄擺。

「哇,果然是一對淫蕩母女啊。」

「真不敢相信這就是我們的班主任和班長啊,我都忍不住想要擼一發了。」

「啊啊啊——」

「嗯嗯嗯,哦——」

就在男生們議論紛紛的時候,楊淑珍和小敏同時發出一聲高亢的鳴叫,兩個白屁股同時挺起,一波又一波晶瑩的陰精從兩人的下身噴湧而出,這兩母女居然同時高潮了。

楊淑珍噴出的陰精灑在了小敏的臉上,又被小敏挨挨蹭蹭地全都塗抹在了楊淑珍的陰毛上,而楊淑珍則是伸出鮮紅的舌頭把女兒噴在自己臉上的陰精一股腦地吞了下去。

錢飛走過來拍了拍兩人的臉蛋說道:「老師,小敏,你們真的很不聽話啊,我隻是叫你們互相剃陰毛,你們怎麼給對方口交起來了?」

楊淑珍喘息著說道:「壞小飛,你想出這種辦法來作弄我們母女,倒轉過頭來說我們。」

小敏也說道:「就是就是。再說了,媽媽的陰毛這麼多,要不是有這些陰精我得舔到什麼時候?」

錢飛噗哧一笑說道:「好好好,你們兩母女倒是一條心了。現在陰毛也浸濕了,可以開始剃了吧,大夥可都等著呢。」

「嗯。」兩人都是答應一聲拿起剃須刀開始剃對方的陰毛。

一隻哧哧的響聲過後,楊淑珍和小敏分別將一撮黃褐色的軟毛和一把黑亮的卷毛交給了錢飛。

錢飛捏著這些濕答答的陰毛放到鼻子下聞了聞,這才小心翼翼的收進了一個小盒子裏。

小敏站起來說道:「好了吧阿飛,下面該幹什麼了?」

楊淑珍卻擡起一條白嫩的胳膊說道:「哎呦,小敏,快扶媽媽一把。剛才的高潮太強烈了,媽媽的腿都軟了。」

錢飛走過去攬住她的腰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說道:「老師你也真是的,現在還要撒嬌嗎?」

楊淑珍臉一紅說道:「誰,誰撒嬌了?老師真的是腿軟站不起來了。」

「哎呀,那估計要你自己站到絞刑台上也做不到了吧?」錢飛說道。

「阿標,阿成,你們兩個來幫幫老師吧。」錢飛說著對阿標和阿成眨了眨眼。

剛才看著楊淑珍和小敏的活春宮的時候阿標和阿成就已經把衣服都脫光了,這會兩個人挺著大棒湊上來三下五除二就把楊淑珍的上衣也撕碎了。

「哦,阿標阿成,你們幹什麼?」楊淑珍驚叫著。

「嘿嘿嘿,當然是要幹老師了。」

「對呀,老師不是腿軟了麼?我們就負責把老師送上絞刑台。」

阿標阿成一前一後將楊淑珍夾在了中間,阿成伸手剝開她那濕漉漉的陰唇將一根手指插入了那泥濘的花徑輕輕抽送了起來,阿標則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將鴨蛋大小的龜頭家在那兩片柔軟的臀瓣間來回摩擦。

楊淑珍一下就猜到了兩人的心思,她雖然淫蕩但這種前後門同時開的事情還是頭一次。

她有些嬌羞地低下頭說道:「你們,你們兩個待會要輕一點。老師,老師還是第一次做三明治呢。」

「嘿嘿,別害羞嘛老師,我們會讓你舒服的。」阿成說著一隻手伸到前面摟住老師的小肚子,一隻手握住肉棒抵住菊蕾,腰間一用力,碩大的龜頭擠開緊縮成一團的肛門進入到了楊淑珍那火熱的直腸。

「哦,哦,不行了,阿成,快出去,哦,好痛,老師的,老師的後面還太幹了,要,要潤滑一下才能插啊,你這樣要把老師的後門奸得裂開了。」楊淑珍說著雙手反背到背後去推阿成。

阿成才把龜頭塞進去就覺得老師的菊花一陣痙攣般的收縮,滾燙的括約肌就像一道鐵箍一樣從冠狀溝緊緊地箍住了他的陰莖。

阿成爽得張嘴喘了兩口粗氣才將一股要射精的感覺壓抑了下去,此刻他哪肯離開這個美妙的洞穴。

阿成索性抓過一副手銬將老師的雙手銬在背後說道:「哦?看來老師好像經驗很豐富的樣子啊,是不是經常被人操屁眼啊?」

楊淑珍畢竟還當自己是老師,被學生這樣說還是會覺得有些害羞,當下遮掩著說道:「沒,沒有啦,隻有幾次而已,你不要亂說。」

前面的阿標看老師不肯承認當下用拇指的指甲輕輕掐住她的陰蒂說道:「老師,平常是誰經常教育我們不能說謊的啊?」

「哦,別,別,我說。」楊淑珍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

「阿飛每次和我做愛的時候都會奸我的後門,不過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被人奸過了。」

「真的嗎?」阿標說著手指用力一掐,楊淑珍痛得差點躥起來。

隻見她白花花的肉體一陣顫抖,手銬的鐵鏈都被她扯得嘩嘩作響。

楊淑珍仰頭發出一聲高亢的鳴叫說道:「別,別掐,我說,我自己在家的時候也會用黃瓜自己插,不過真的沒給別人奸過了。」

阿標看她不像是說謊這才松手說道:「這樣啊,老師你還真是淫蕩啊。」

「是,老師就是個蕩婦,是婊子,是個不知羞恥的爛貨。」楊淑珍毫不猶豫地說道。

「嘿嘿嘿,好個淫蕩的老師,那我就再賞給你一根肉棒。」阿標說著也是一挺身,噗滋一聲粗大的陰莖整根刺入了楊淑珍的陰道。

「老師你忍著點,我也要進來了。」阿成說著也是猛地用力,粗大的肉棒也是一寸一寸地擠進了楊淑珍緊窄的直腸。

楊淑珍感到後門裏彷佛伸進來一把銼刀一樣,柔嫩的腸壁火辣辣的疼,把楊淑珍痛得殺豬般地慘叫。

阿標和阿成都把自己的肉棒插進了老師的身體,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當下腰間繃足了力氣,原本岔開的雙腿漸漸並攏站直,兩個人就用自己的肉棒將老師楊淑珍挑了起來。

原來這都是錢飛設計好的,阿標和阿成是班上兩個個子最高的男生,兩人站直了身子將楊淑珍挑在腰間,楊淑珍就是踮起腳尖離地面也還有七八公分,待會兩人就要以這種方式將老師楊淑珍送上絞刑台。

隻是這樣一來可就苦了楊淑珍,她全身的重量一下都壓在了兩個最柔弱的器官上。

陰道,子宮,肛門,直腸,連著整個會陰都像撕裂一般的疼。

尤其她雙腳離地,一下失去了平衡感。

楊淑珍就像一隻被人拎著耳朵提起來的兔子一樣,黑色的高跟鞋一陣亂蹬,白花花的身子在兩人中間來回搖擺,彷佛隨時都要大頭朝下摔下去一般。

這時錢飛拿著一支注射器走了過來,他伸手扶住楊淑珍說道:「老師你不要緊張,你越這樣亂踢越容易摔下去。」

「嗯,好,我不動,我不動。」楊淑珍聽話地不再亂動,這個三明治才算是穩定了下來。

錢飛將手中的注射器晃了晃說道:「老師,我要給你用春藥了,等藥效一出來你就要被送上絞刑台了。

準備好了嗎?」

楊淑珍一想到馬上就要被絞死心中還是有些緊張,但是一想到傳聞中性窒息的那種快感她還是吞了吞口水說道:「好的小飛,我準備好了。」

錢飛微笑著點了點頭,閃亮的鋼針刺入了老師雪白的手臂,粉紅的藥水很快就注&

返回顶部